政府采購國際視野-政府采購信息網

央行喊話提振市場信心 人民幣空頭還敢卷土重來嗎?

作者: 發布于:2018-10-29 11:16:56 來源:北京青年報

  當前人民幣匯率處于近幾年來低位 央行隔空喊話空頭提振外匯市場信心
  人民幣空頭還敢卷土重來嗎?


  當前人民幣匯率已逐漸逼近近幾年的低點。市場人士普遍認為,近期人民幣的下跌可能會讓一些做空勢力蠢蠢欲動。不過因為之前的慘痛教訓,他們一定會十分謹慎,特別是在潘功勝喊話之后更不會輕易出手。有數據顯示,人民幣空頭在2017年損失了約350億美元。


  10月26日,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的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回答記者提問。<a target='_blank' >中新社</a>記者 張宇 攝


  10月26日,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的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回答記者提問。中新社記者 張宇 攝


  10月26日,央行副行長潘功勝在國新辦發布會上底氣十足地說:“對于那些試圖做空人民幣的勢力,幾年之前中國都與其交過手,彼此也非常熟悉,甚至可以說是記憶猶新。”這句話,被市場認為是央行在隔空喊話空頭。潘功勝還表示,無論和發達經濟體貨幣比較,還是和主要新興經濟體國家貨幣進行比較,人民幣有所貶值,但仍然是一個比較穩定的貨幣。中國有基礎、有能力、有信心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將繼續積極采取宏觀審慎政策等措施來穩定外匯市場預期。


  潘功勝信心滿滿的表態極大提振了外匯市場的信心。當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連續四日下調,創2017年1月4日以來新低。當天上午,離岸人民幣兌美元一度跌破6.97關口,在岸跌破6.96關口。然而,到了下午3點左右,人民幣出現一波急速拉升,探底回升近300基點。不過,當前人民幣匯率仍處于最近幾年的低位,人民幣空頭還敢卷土重來嗎?


  交手
  2016年人民幣“V”字反攻打贏空頭


  在討論當下空頭是否會沽空人民幣前,讓我們先把目光放到2016年,當時央行在年初兩度與空頭勢力交手,不出意外地均取得了勝利。


  2015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貶值近6%,進入2016年,人民幣仍繼續走低。2016年1月4日,是新年第一個交易日,人民幣離岸匯率大幅下跌600個基點,拖累在岸匯率從6.49跌至6.52。新年第一個交易周,人民幣連跌四日。特別是1月6日,人民幣中間價下調145個點,降至2011年4月以來最低的6.5314點,離岸和在岸人民幣匯率當日離岸匯率一度跌破6.73,在岸即期匯率盤中跌破6.56,雙雙下挫數百個基點,分別創2009年離岸市場建立以來和2011年3月以來新低。兩地匯率差價擴至1600基點左右,創歷史新高。


  一時間,市場對人民幣貶值的預期大大強化,不少市民爭相把手中人民幣換成美元。讓人恐慌的新年第一個交易周結束時,離岸和在岸匯率分別貶值1.47%和1.74%,加上國內股市接連大跌,擔憂情緒蔓延整個市場,很多人都對人民幣匯率乃至中國經濟形勢更加悲觀。


  進入第二周,正當大家還為人民幣繼續貶值寢食難安之時,局勢卻發生逆轉。1月11日,人民幣中間價大幅拉升,報6.5626,較前一周周五收盤價直接上調逾250點。受此消息影響在岸人民幣開盤拉升。據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數據,北京時間1月11日23:30,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報6.5695元,較上一日夜盤結束時報價上漲0.37%,為四個交易日內首次上漲;當日16:30的官方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即期收盤價報6.5822,也較上一日官方收盤價上漲0.10%。離岸人民幣兌美元日內一度上漲接近900點,盤中波動超千點。


  1月12日,離岸人民幣繼續強勁反彈,連續第二天上演“V”字反攻。當日早盤一度漲至6.5660,較1月7日創下的歷史新低反彈近2000點,與在岸即期匯率的利差從前幾日的1600點迅速收窄并一度倒掛,人民幣顯然贏了空頭。


  識破
  空頭當年第二波出擊再度失敗


  緊接著,2016年春節后,不少對沖基金又卷土重來,押注中國外匯儲備持續大幅下降與結售匯逆差逐步擴大,掀起“第二波”人民幣沽空潮。


  令對沖基金頗為失望的是,2016年3月-4月,我國外匯儲備與結售匯逆差數據趨于好轉,他們再度無功而返。這兩個月,央行沒有消耗巨額外匯儲備干預匯市,令外匯儲備大幅下降;而是采取其他措施放緩資本外流速度,令對沖基金沽空算盤全面落空。


  業內人士指出,對沖基金之所以失敗告終,主要基于兩個原因,一是中國央行似乎早已識破了對沖基金的沽空算盤,采取多種措施放緩資本外流速度,令他們無法借助外儲大幅下降數據沽空人民幣套利;二是他們低估G20國家央行的協同效應,在(當年)2月底G20央行行長與財長會議舉行后,各國央行似乎達成某種默契,即美元暫緩加息給予歐洲、日本央行時間窗口加碼寬松貨幣政策刺激經濟增長,而歐洲、日本央行則默許本國貨幣升值(即不再競爭性貶值),緩解美元大幅升值壓力。


  分析
  央行靠什么樣的組合拳打退空頭


  央行是如何在離岸市場打擊空頭的呢?央行的組合拳首先是在外匯市場買入人民幣,拋售美元,拉升匯率,減小匯差,減輕貶值壓力;同時收緊離岸市場人民幣流動性,抬高離岸人民幣拆借利率,增加了空頭的成本,逼得空頭只能撤退。


  有交易員透露,1月11日,情況危急之時,至少有兩家中資大行在6.5850附近拋售美元,并帶動其他自營盤跟隨賣出美元。在此之前,至少兩家中資大行持續報賣美元,將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防守在6.5850一線。


  其次,央行通過中資行回收離岸人民幣,此后并未投放到拆借市場上,甚至要求部分境內銀行做好資本項下的凈流出管理,減少短期內人民幣集中跨境流出,徹底收緊離岸流動性。這使離岸人民幣拆借市場供不應求加劇,造成香港、臺灣等離岸人民幣市場拆借利率大幅飆升。


  央行出招起到明顯成效。面對抬升的資金成本,空頭或者選擇繼續滾動拆借、但做空收益大幅下降;或者被迫結匯平倉,這將反過來有助于離岸人民幣匯率上升。如果平倉量巨大,人民幣匯率可能大幅回升。


  此外,人民幣大跌那周,中國高層多次向外界表達了打擊投機勢力的信心。1月7日,央行官網發布文章稱,一些投機勢力試圖炒作人民幣并從中牟利,其交易行為與實體經濟需求無關,不代表真正的市場供求,只會導致人民幣匯率異常波動,向市場發出錯誤的價格信號。面對這些投機勢力,人民銀行有能力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聚焦
  人民幣空頭現在還會重出江湖嗎?


  當前人民幣匯率已逐漸逼近近幾年的低點。10月26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設于6.9510元,是2017年1月5日以來首次跌破6.95。當日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一度跌破6.96元,最低至6.9647元,距離2016年12月28日的低點6.9666元不到20個基點;離岸人民幣一度跌破6.97元,最低至6.9761元,距離2016年年末最低點6.9880元也還只有不到120個基點。


  在這樣的形勢下,人民幣空頭有可能重出江湖嗎?市場人士普遍認為,近期人民幣的下跌可能會讓一些做空勢力蠢蠢欲動,不過因為之前的慘痛教訓,他們一定會十分謹慎,特別是在潘功勝喊話之后更不會輕易出手。


  星展銀行有關人士此前曾表示,交易員在前幾年的交易中經歷了慘痛的教訓,這次沒有人敢建立高額的空頭交易。就在去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反彈7%,打了投機者一個措手不及。有數據顯示,人民幣空頭在2017年損失了約350億美元。


  外匯專家韓會師也認為,現實中大舉做空人民幣的難度很大。首先,匯率投機的成本與收益十分不匹配。我國實行的是結售匯“實需”管理,一旦虛報金額較大,很容易被監管發現。一旦被抓,面臨的不止是重罰還可能有牢獄之災。因此,多數上規模的企業是不會輕易冒險的。


  其次,國際投機資本做空人民幣的動力不足。國際投機資本一般不會和外匯儲備實力雄厚的國家做正面對抗的。原因很簡單,投機資本的大多資金也是借來的,而且一般成本較高,如果在短時間內不能在對賭中取勝,就會進退兩難,這和高息借錢炒股票的道理是一樣的。


  此外,由于我國資本項目尚未完全開放,國際投機資本大規模、低成本籌集人民幣資金的難度很高,如果不能大規模籌資人民幣,就意味著基本不可能大規模做空人民幣。


  除了空頭做空成本高外,我國目前國際收支依然保持平衡,外匯市場總體平穩,也是可以不用擔心做空人民幣的重要保障。


  潘功勝此次也提到,已經并將繼續積極采取宏觀審慎政策等措施來穩定外匯市場預期。業內人士認為,這些措施可能包括:加強對外匯交易、資本流動的宏觀審慎管理,加大對外匯違法違規行為的打擊等。(本報記者 程婕)

版權聲明:

本網發布內容凡注明來源為政府采購信息網/政府采購信息報的,表明“政府采購信息網/政府采購信息報”擁有其版權或已獲得授權,內容形式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音頻、視頻等。如需轉載請注明來源于政府采購信息網/政府采購信息報,標注作者,并保持文章的完整性。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其他來源稿件,本網已標明出處及作者,轉載僅為信息分享,如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相關權益人及時與我們聯系。

網友評論
  • 驗證碼:
 
     
德甲足球直播